<< 返回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美丽女性 > 情感 > 婚姻物语 >

欲女骚妇和情夫偷情的性爱故事

2011-09-02 13:00 来源: 作者: 已有 人关注
  t;,如今也变得虚幻迷离起来。

  我把想要个孩子的想法告诉了老公,他一听坚决反对,他搬出一大堆理论,要让我明白"丁克"家庭的种种好处。他的口才可真好,很快就把我说得哑口无言了。他的话或许是对的,但我却无法接受。身为女人,却没有权利做母亲,我感觉很悲哀。

  希腊神话说,早先的人男女同体,创世主把人类分成两性。自那以后,人被分开的每一半都在试图与另一半会合。现实中的一双男女好像一个图形的两部分,只有正确地拼在一起才完美无瑕,人们来世上走一次就是为了寻找和他相配的图形。

 爱本应是一种人们对生活丰沛灵动的感受,但在恋爱之始,男女之间的相互消耗就已悄悄地开始了,我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将有限的优点展现在对方面前,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缺点,生怕一不留神它便顶破活塞冒出来。爱不再是甜蜜的回忆,而是满头雾水,一堆麻烦,是精力和体力皆被消耗后的一声叹息。

  婚姻是一种有缺陷的生活,完美无缺的婚姻只存在于恋爱时的遐想里。婚姻其实是相当脆弱的,失去新鲜感的生活很容易让夫妻彼此生厌。这种烦躁使夫妻双方都急于摆脱目前日复一日的生活方式,这种挣脱的欲望首先就会体现在对婚姻生活的不满上。

  至此,我们的婚姻就只剩下了每周一次或两次的"夫妻生活",稍有风吹草动就脆弱得难以承受。

  重新检点一下曾经拥有的幸福,我蓦然发现,虽然幸福的感觉仍在,但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岁月一点一点地销蚀了,剩下的已经非常有限。那失去的幸福究竟散落在何处,还有没有可能被重新找回?我不
敢保证。

  如果这失落的幸福真的无法找回,那就让我们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吧――虽然它已经少得可怜!
  两地分居的日子

  好莱坞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曾主演过一部影片《七年之痒》,影片讲述在婚后第7年,婚姻面临的危机到达最高峰。出现"七年之痒"的关键在于人有厌倦心理,在同一个环境中待得久了,难免会觉得很烦、很没劲,从而生出一些别的想法。

婚后第三年,我就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痒"的感觉。这样看来,我们的婚姻已经出现了危机,"七年之痒"提前到来,变成了"三年之痒"。我看得出,此时的老公一定也陷入到了这提前到来的"三年之痒"中了。

  这时的他,描述起来是这样一副状态: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给了工作。出门想的是工作,回家想的还是工作,到家往沙发上一躺,连话都懒得说。由于相处时间太少,缺乏有效的沟通,他和我常常处于"无话可说"的状态。

  想想恋爱的时候成天有说不完的话,结婚倒忽然没有可聊的话题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现在感觉结婚真是挺没意思的,结婚
以后虽然住在一起,但是说不上几句话,进进出出就像陌生人似的,都没感觉了,或许这就是婚姻的"审美疲劳"吧。

  我知道这很危险,总想办法去挽回失去的一切,但总也处理不好。就在这时,因为工作的关系,老公和我分居两地,我有病乱投医似的,竟然认为解决婚姻危机的机会来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相当幼稚的,两地分居的"良方"不仅没能医治好我们婚姻中出现的顽疾,相反还成了导致我们走向离婚的最大杀手。

  当初大学毕业时,好多同学都留在了上海,像我和张瑞祥这样回到原籍"发展"的很少。回原籍是我们双方父母的意愿,毕竟他们都在政府部门担任着比较重要的职务,给各自的子女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对他们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

 事实证明,当初我们这一步算是走对了,当留在上海的那帮同学整天为找个合适的工作而四处奔波时,我们已经非常舒服地待到了政府机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起了让很多人羡慕的"公务员"。
 最近,张瑞祥的单位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上级派他到这个办事处做处长。这是个不错的差事,如果不出意外,在那儿待上两年回到杭州后,上级一定会委以重任。张瑞祥当然不愿失去这种机会,于是他很快就到上海报到去了。

  上海虽然离杭州不远,但因新成立的办事处正处在筹备阶段,他的工作显得比从前更忙,所以很少有机会回一趟杭州。即使偶尔回来一次也是来去匆匆,在家里待不上半天又要赶回上海。

  我和他两地分居的生活由此拉开了序幕。分居的日子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想像中的苦痛,相反在最初分居的日子里,我们都产生了那种到郊外踏青的新鲜感觉。我甚至由此认定,婚姻生活中的某个阶段分居一段时间,说不定还可以避免一场婚姻的危机。

  老公不在家的日子,我们家客厅是最干净的地方。我没有什么朋友,也从不带客人回家。我是个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的人,
工作之外同事之间也没有什么来往,所以我家的客厅是最闲置的场所。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一个人静静地坐着,读书、听音乐,悠然自得。

  不过,和老公分居的日子久了,我才发现经历过男人的女人是少不了男人的。但我却不愿在老公面前承认这一点,因为他好像没有我那样的渴望。这只是我的猜测,也仅仅是猜测而已,实际上老公怎么想,我并不清楚,只是我从他偶尔从上海给我打来的电话里那平静得丝毫不起波澜的语调中,感受到了一点端倪。我相信我的感觉,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更多的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两地分居的婚姻现状,给我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在寂寞的日子里,我觉得我人生中的第二次发情期到了,躺在漆黑一片的夜幕下,那些难眠的日子使我越来越不可思议地明目张胆地想起了男人,让我羞愧的是,这个男人并不是老公。

  这种感觉让我异常亢奋,于是失眠就不可避免了。书橱里那些书根本引不起我的任何兴趣,我忽然起床翻起电视柜,可折腾了半天,才发现老公原来是多么纯洁的一个男人啊,家里居然找不出半张带SEX的片子来,我只好扫兴地又回到了床上。  在百无聊赖中,开始着下一轮的奇思异想。这无疑是一次漫无目的的旅程,但它却能让虚无的生活变得更实在或是更可信一点。

就这样享受着欲望的煎熬,有一天我终于禁不住诱惑,竟然荒唐地在夜色的掩护下,到路边那些神色慌张的小贩手里买了一大堆带SEX的影碟。这种成人影碟的确很刺激,我还是第一次欣赏。画面上的性爱镜头很激情,我看得目瞪口呆,心旌荡漾。

  也许是受成人影碟的感染,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装的全是那些男欢女爱的场面。我是一个健康的女人,我也渴望生活中能更多一些激情,可婚姻却给不了我这些。或许,从别的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我所幻想的这些,但淑女的本性又决定了我无法做到。

  我开始反思,我是不是真的把自己禁锢得太死了,我可以挣脱吗?那种有点儿"放荡"的生活能适合我吗?

  情人

  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性是人的最原始的驱动力。我们以前对性比较
压抑,现在开放了,条件变了,观念变了,性欲在长期的压迫中也迸发出来了。性生活的满足成为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婚姻中得不到性满足的人会去寻找婚外情,而且寻求婚外性刺激的,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大有增加。   女性婚外恋的一般历程是"厌旧喜新"、"弃旧图新",而很少"喜新不厌旧",她们在追求婚外幸福时往往比男性更勇敢、执著。女性往往很难把性和情相分离,她们不像男性那样没有爱也可消遣、没有情也可获得性快感,而只有在自己的感情需求获得满足时才愿意付出性,并达到性情相融、灵肉合一。

  认识廖晓凡,就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说起来,我们的相识极其偶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帐号:密码: 快速注册
热门推荐